您的位置:首页 > >征文作品 > 新文推荐 > 正文
新闻发言人飞蛾扑火,还是凤凰重生发布时间:2013-03-22 22:53:00     发布人:
    新闻发言人被认为是“一个有风险的职业”。

文/桂杰 (《 中国青年报》) “新闻发言人培训班学员,一群追逐遥远理想的人,在铁道部发言人卸任后仍然追逐,周末,北京一个不起眼的酒店,这些人如醉如痴。”8月26日,语文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微博中发出这样一句感慨。     8月25日至27日,新闻出版总署教育培训中心主办的第八期全国新闻发言人业务培训班举行,素有新闻发布领域“三剑客”之称的资深人士登台授课,他们是: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主任毛群安,公安部宣传局局长、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以及王旭明。面对9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三剑客”一路走来所经历的苦辣酸甜令人感慨。作为国务院例行新闻发布试点单位,他们现在或曾经代表的卫生部、公安部、教育部在新闻发布中积累的经验也成为众所关注的话题。     不久前,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离职,铁道部相关负责人称之为“正常的职务调动”。但自“7·23”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发生以来,“新闻发言人”的表现与角色定位屡屡成为舆论的关注焦点。     新闻出版总署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段即克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们请这三位有影响力的发言人给学员上课,传道授业,对于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和新闻发布制度建设而言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查看学员名录发现,这些学员有来自各地信访办、公安局、卫生局、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政府工作人员,也有来自航空公司、煤矿、银行、医院等大型国有企业的管理者,还有各种股份公司和私企的负责人等。前一段时间因为瘦肉精事件被媒体广为关注的河南双汇集团两位高管的名字也出现在学员名单之内。     刚刚经历了“黑名单”事件的毛群安一上来,就对学员表明态度:“记者都是很好打交道的,关键是我们要学会真诚面对媒体。”     毛群安认为,有的单位回避媒体,记者扛着机器去了,不让进,记者转了一圈,也找不到人了解情况。在新媒体迅速发展的时代,这样做是不行的。“至少去交一个记者朋友,或者去认识一个熟悉新媒体的人士,跟踪探索新媒体的发展趋势,等哪天你成了新媒体传播中的主角时你再去学习怕是晚了,因为你没有改正错误的机会。”他说。     毛群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在很多卫生突发事件上,经常和主流媒体主动沟通,让其预留出版面或者时间段来进行卫生部相关政策的发布。“我的有些新闻通稿都是请记者过目和修改过的,目的就是更符合新闻传播规律。”毛群安直言,当发言人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这几年交了不少媒体朋友。     谈到最近两年来,他在新闻媒体的亮相少了,毛群安说:“我们是一个团队,现在我依然是卫生部的新闻发言人,只不过现在幕后的工作多一些,更多的是由邓海华走到前台接待记者。”     武和平在讲课之前,有一段很坦诚的内心独白。他说:“一个部门或者一个单位,只有做得好才能说得好,如果没有妥善处理危机事件,只是想靠新闻发言人巧舌如簧去赢得老百姓的理解,那是不可能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他用“发言人黯然神伤,离开了我们心爱的祖国”来感慨老同学王勇平的卸任。“7·23”拷问的是什么,决不应该是考验新闻发言人。新闻发言人没有进入核心决策层,也不是科学家,不了解高铁的情况,为何把不能承受之重压到一个发言人柔弱的肩膀上?”     谈到公安部的新闻发布工作,武和平表示,发言人绝对不能孤军作战单打独斗,背后要有一个高效的团队。“公安部宣传局以前只有5个人,目前增加到20个人。一个处在研究舆情,一个处负责政府网站的信息更新,还有一个发布处负责研究发布信息口径,模拟问答,设立对立面,攻击我,我模拟回答。”正是这种高效而顺畅的机制,使他走上发布台时总是能够从容、自信。     “各个业务部门都应该是你的后援,都可以是某次发布会的主讲,你当主持人。”武和平说,“当发言人成为‘防弹背心’的时候,肯定有一天会被密集的炮火打透。”     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尽管已经卸任,但对于新闻发言人以及新闻发布制度的持续研究和关注,使得王旭明在培训班受到学员们的追捧。培训班门口的展台上,王旭明有关发言人的著作卖到脱销。王勇平卸任后,语文出版社安静的小院更被蜂拥而来的媒体踏破了门槛。这让王旭明对学员们自嘲“真是走了王勇平,火了王旭明”。     在培训班上,王旭明给学员灌输的理念是:“手段和技巧都是次要的,只有做好人才能够当好发言人,而做一个好人则需要真诚、善良、宽容、热爱等品质。”     王旭明至今还记得史安斌教授对自己的评价,“如果我们的政府新闻发言人可以从中国特色的‘官职本位’转型为国际通行的‘专业本位’,走职业化道路,那么像王旭明这样的人可以做一辈子的新闻发言人。”撇开自己是否真的要做一辈子的新闻发言人不谈,王旭明表示,这至少可以解决目前新闻发言人面临的“断层”问题,往往是部门着力培养的、刚刚积累起丰富“实战经验”的新闻发言人,因为职务变动被调升至其他部门或单位。     毛群安表示,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国家只给了原则性的方针,比如说信息发布要及时、全面、准确,但具体方案还得各部门自行安排。对于未来的改进,王旭明期待有专门的新闻发言人法律法规的颁布,并对奖惩做出明确规定。     在此次培训的过程中,引起热议的“郭美美事件”、“动车事故发布”、“故宫十重门”等案例都成为培训样本。在培训班结束后,一位学员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这样一句话:这些人也许是扑火的飞蛾,但也保不准其中会有一只是凤凰,浴火而重生!不管你信不信……     新闻发言人培训语录     目前培训班多重视技术和技巧,忽视“道”、“义”。要想发好言,首先做好人。     —王旭明     我们跟媒体是敌人吗?是敌我关系吗?不是。是朋友吗?勾肩搭背无话不谈,千万不能!媒体不是你的上级,也不是下属,他是共同生产好新闻的伙伴。这是在搞得好的情况下,搞不好,你就是当事人,产生的次生灾害比这坏事本身还要坏。     —武和平     风险沟通用我们卫生领域的话来说就是预防为主,尽量不出事,就像我们搞应急机制建设一样,最好我们的机制建得挺好,但是没有启用过,这是最好的效果。     —毛群安 (责任编辑:慷慨)
头条推荐
本月热点更多>>
征文作品更多>>
精彩图片
新闻学院更多>>
中新智库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2787号
Copyright © 1996 - 2013 CHINA 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