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征文作品 > 新文推荐 > 正文
祈愿发布时间:2016-04-20 13:26:03     发布人:湖南师大附中 谭瑜皙
      这是一个宁静的连太阳都不愿落下帷幕的村庄,当春风吹过草地,土地由褐色变为绿色,草青翠的不像样子,外围是成片的山林。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好,如同少女在阳春时节的一个美梦。贫穷给了这片大地人们足够勤劳的养分,可年轻人却只愿做从故土飞走的鸟儿,用小小一袭素羽逃离这片无比深沉和辽阔的土地,带着一颗火热的、破碎的、充满祈愿的心,留下一片老人的叹息和时光永恒的寂寥。

      住在二叔家的破落田地旁小硼屋里的福如也不例外。这里是‘白云悠悠绕翠峦’的南方,是的‘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南方。“福如啊!快起床,天亮啦”,一串方言打破了早晨的静谧,福如听到冷不丁一个激灵,像急着上工样立马从床上爬起,胡乱地抓了把头发。利落地穿好一件洗的早已腿了色的蓝白工装外套,她的身子骨很小,工装穿着像宽松的裙子,一双大眼睛衬得她万分可人,黑色的皮肤带着青草上露珠的气息。她不禁想:我还想多睡会,太阳还没打脑壳呢(当地土话),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少女的小小抱怨马上被粗鲁的声音打断,“你个赔钱货,扫把星!快去捣腾完送福乐上学,他要迟到了!”听罢,又:“上午给我去地里除草啊,认真点。”她看了看在认真帮福乐擦脸的奶奶,顺便偷偷瞄了瞄眼床底的存钱罐,心想,爷爷奶奶对她不好,再狠心也没让她露宿街头。对吧?就这样,少女的心情在东边日头瑰丽的朝霞莫名明朗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奶奶也没有让福如上学的意愿,福如的母亲为了生计跟别人跑了,至今下落不明,父亲则是看到母亲的离开郁结在心,一颗榆木脑袋想不通就跳进了二叔的鱼塘,激起一阵悲壮的水花,留下两个在岸边惊的不知所措的孩子。父母双亡后,农村里“男娃娃是自家的”落后观念使得爷爷奶奶过份偏疼她的弟弟福乐,自打她六岁以后,就过着“赔钱货”的生活,有上顿没下顿,小小的她没有交心的朋友,也没有精致的娃娃。甚至连村里的大人都暗自议论福如过得像个看破红尘的信士,清贫而善良。兴许是奶奶从小的偏见让她活的像个拿着刀的勇士,她弱小的身体停驻着一个倔强的灵魂,福如确信会离开这个贫穷和静默的地方。尽管她知道,这是她的家,生她养她的土壤,是它给了她大地的胸襟和气度。打小起,一个小小的祈愿便埋在心里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根发芽,她时常想:远方是什么样子?那里的月亮是圆的吗?我……我好想去看一看!


      福如盼着,希望在她的存钱罐里慢慢滋长,秋天终于起风了,当风起的时候,树上的果子也成熟了,福如的奶奶也在前不久病了……某个清晨,弟弟发现自己深爱的奶奶眼睛半眯着,口像个破风箱一样的喘着气,秋日阳光还是那么热烈,生命逝去的恍如一张纸片,风一吹,就散了。平日里刁钻的奶奶显得十分祥和,硬是拖着一口气口齿不清的地向爷爷一一交代户口本、钱的位置,说完这些奶奶费力的,粗喘的气息唤道,“福……如”,用浑浊的溢满泪水的老眼望着她,“福……如啊!奶……奶……对……不住你,日后你……来我……墓前……许个愿望,九……泉之下,我一定……帮……”声音渐渐没了气息,被唤到名字的福如心里五味杂陈,这是她的奶奶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的眼神望着她。良久,直到有人来收拾遗体,她拜了拜床上这个为钱计较大半辈子的女人,丢下了旁边哀泣着的弟弟,静静地走出了院子,“奶奶,我去城里看一看,可我只攒了三十块钱,连……车票钱……都不够”,她的声音糯糯的,带着哭腔,心里头的难过犹如江水般涌上心头,她哭了,为了这贫穷山村和无尽远方所哭泣。

      愿望如同疯草在福如的心里生长着,随着四季的变化,不论是多么残酷的生活也不曾磨灭她心里那个小小的愿望,一日,她正在自家的玉米地里干活,那天太阳特别热烈,晃得她睁不开眼睛。耳旁是放牛人的呵斥声,忙碌中,正对面起来一个人影,那人影看见是她,立马扑过来:“姐姐,姐姐,你快回去!”福如心一惊:“怎么了?”福乐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喜:“爷爷说要你去外头打工,和村里的男人一起出去,明天就走。”激动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从她的心里倾泻了出来,这是奶奶的意思吗?她闭上了眼,真的?是真的?好久她都不敢睁开眼,手心里黏腻的汗带着微热的体温告诉他,这是真的。

      回家后,爷爷没有过多的叮嘱 ,蹲在自己的门槛上瞅着水泥地上的麻雀,福如也一反往常的沉默。第二天凌晨,窗户外的树枝晃动着,屋里的灯光一晃一晃,一晚没睡的她在整理自己的行李。如自己所料,村口的车早已到了,没有看见爷爷的身影,爷爷对她没有什么感情,她也谅解,这下爷爷的负担就少了吧。别了,我的故乡。终于可以实现梦想的她,忍不住手中的颤抖,穿着一件自己新买的大红的衣衫转身上了人潮拥挤的火车,路途遥远,她向后望了一眼便在火车上睡了过去。

      这是一段祈愿的开始,福如开始了期待已久在工地的旅程。和许多同乡的人不同,她抱着一个包裹像只小猫走在马路上,时而身旁会经过几辆飞驰的汽车,这时她便会不自主的走远点,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目光注视着她日思夜想的城市。周围有像巨兽的高楼,脚下是平整的柏油马路,商店外头挂着各种各样的彩灯牌,她的心里此刻是迷茫的、惊喜的,同时又是不安的。这是个多么奇妙的世界,奇妙到她只消看一眼便觉时光漫长,她无意间看到了到了靠在树旁路人,穿着彩色的衣裳,一头大波浪更显得那女人妩媚至极。看自己一年四季总是穿着的一件洗得发了白的外套,显得丑陋臃肿,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卑微和渺小。“这里……好美,城市好大!”她祈祷着,我一定要留下来,人就这么一辈子,总该活得像个样子,我一定要成为上层社会的人。

      来到城市的第二年,福如已经慢慢地习惯了城市的生活,习惯了起早贪黑的日子,但她却仍祈祷着拥有上层社会的生活。某个大晴天,她在工地头上铲水泥,这时正逢省里的大老板来检查工人们的活计,而福如则一心在想要怎么把昨天的钱攒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西装革履的人们。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一个看上去三十好几的被洒了一裤腿的水泥,她急忙于道歉,但又碍于自己的手脏,猜到大概是大人物的福如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这可是西装,我……哪有钱赔啊,包工头看见这场景,急了,这不正是老板吗?正打算教训一顿,可也是这时,这位老板突然觉得眉清目秀的她带着淳朴和善良的气质,比那些城市里想攀龙附凤的女人强多了,于是,他便天天来看望福如。

      “福如,那可是城里的大”“真羡慕你,要是我” ……周围的人声音越来越多,原本很排斥的她渐渐地开始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那大概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富有的世界。三个月后,她和那位大老板办了声势浩大的婚礼,她再也不是那个穷的叮当作响的小丫头,她可以为自己的人生买单。那是她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她看到了别人眼中的羡慕,嫉妒,她拿到了属于她的城市入场卷,这是第二个愿望。

      结婚之后,经常有夫人和太太找她聊天,那些太太们衣着华贵,谈论的话题无非是一些香水,老公又给自己买了一辆豪车,自己家的股票又赚了多少钱。福如看着她们像幼儿园的小学生在炫耀自己的家财,可她什么也没有也听不懂。她的幸福人生才刚刚开始,她想:我是不是该祈祷上天给一辆豪车?哦不!应该先祈祷给我一个爱我的老公,会做家务会做菜。哦不!我还是想要一辆车。那就先要一辆车吧!从那以后,福如每天都与那些夫人们待在一起,学着打扮,平日里穿着朴素的她变得分外美丽。宝石开始露出她原有的光泽。她的生活变成了抹了蜜的酒,越来越甜。无所事事的福如接受了丈夫给她安排的不需要到位的高薪工作,没过多久之后,她的美貌打动了石油巨头的富二代,富二代送了她一辆限量版豪车,这让她在夫人们面前攒足了面子。公司的人也都看着她混得风声水起,平日里对她毕恭毕敬,她只需昂着头,其他什么也不要做。相比那些同乡此刻正在地头抽着烟的生活:“福如也太幸运了。”“对对对,这地位也升的太快了。”“才进城三年不到,已经是一个有车有房的小富婆子了!”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福如每天最烦的是想她今天该祈愿些什么?要不要个孩子?生活太无聊了!要老公公司的股份权?反正都会实现的。每到夜晚,她总会感慨自己是幸运的,幸运到让她都觉得自己还不够贪婪。

      在城市生活的每日清早,她起床的时候都会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升很高了,然后再慢悠悠地吃完早餐,接到一群闲得要命的夫人叫她去打麻将,打麻将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麻将桌上她从来都是赢多输少。别人好奇,赌她出老千,她便一冷眼回人家一句:你老公的公司还有我的股份呢!噎的别人一肚子火,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商商是一家,福如扬这有些得意的脸,心里暗暗道因为我每天都祈祷白天在麻将桌上有个好手气啊!到了晚上便是最无聊的时候,福如在近几年里生了一个孩子,刚结婚时她许愿老公对她好点,现在他把自己的孩子和她也百般呵护。所以她在晚上只能待在家带孩子,她想:我现在很好,在上层社会的圈里,这才是我该呆的地方。

      一日,“福如啊!我是村里的书记,村里发生了水灾,急需要钱,听别人说你混得挺好,你看可不可……”这句话从手机里传出震得她一个激灵,被电话吵醒,积了一股子起床气,对这个不要命的乡下人好感直接降为0,她哪里有钱?她的工资要用来买衣服,丈夫的钱要存着,还有富二代的钱要用来给交朋友,何况?没有人敢在她睡觉时打电话?她想了一会儿,还是:“我老公在公司犯了事,现在被审查,我们都自身难保,不是我不想帮,而是……。”一番话说到头,她的额头有冷汗冒出。心里突然的纠结让她夜里难眠,终了,那不是我的家,是我不堪的过去。可是,有三年没有见到爷爷和弟弟了呢,我……“现在只希望老头儿相信我的话,别来找我就行”说完便又进入了梦乡,她的梦里是什么?老头儿真没来找她,路都被水淹了,怎么来?

      有人说生命是个舞台,是台戏总要谢幕。有时谢幕是为了更好的开始。一个懒散的午后,她坐在床上玩自家的股票,靠在蚕丝柔软被窝里,“诶,上次喝咖啡富二代说要给我个惊喜,之前我的愿望可都实现了呢?我该要些什么呢?”她希望富二代可以给她买支全世界只有三只的钻戒,那些富人们可都买不起!福如老公说那太俗,可她要很久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怎么这个愿望老实现不了呢?想罢,门口传来敲门声,保姆迎进来一群人在客厅外走走转转,她起身望,结果是几个不认识的愣头青小伙子,这是,要干嘛?

      “你好,请问是福如小姐吗?”

      “是”,福如有种不好的预感,她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

      “我们是石油巨头儿子的朋友,他有个东西要个给你,要我们代为转交。”一瞬间,惊喜铺天盖地而来,她的心,无法安宁,它在那里跳跃着,颤抖着,为这无法预知,却确实来临的一切所兴奋不已,难以自持。

      “真……真……的”钻石在她的瞳孔里无限放大,里面印出了幸福感和满足感。

      小伙们看着她眼里的光彩不可置否轻轻摇了摇头。

      又问:“那车也是他给你的?”

      “是……是……是”她已激动地不能言语,她,她是这个世界上自幸福的人啊!

      “不好意思,福如小姐,请和我们走一趟!”说话间有一个冰冷的东西爬上了她的手腕!“那个富二代涉嫌诈骗活动罪畏罪潜逃,所有证据都指认你是同伙……公司的钱一分也不剩”。

      她于泪光和震惊中想到了自己的老公,一直嚷嚷打电话“老公,保释我……我”

      而电话一直没有在服务区,该死的,她想:我的钱、钻戒、车……哦,还有孩子……

      而她的大老板老公此刻正在祈愿大概是留给那些为自己梦想而努力的人。
头条推荐
本月热点更多>>
征文作品更多>>
精彩图片
新闻学院更多>>
中国新闻智库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2787号-1
Copyright © 1996 - 2013 CHINA 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