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乌蒙作证、涛涛赤水传情

 
—— 这里不是深圳特区,因为它既不靠海,也不沿边;这里不是北国边贸商城,因为这里地处深山僻壤。它虽然没有都市的繁华,也没有边贸的喧嚣。但这里却涌动着春的热潮;寄托着领袖殷殷的期望。
 
—— 胡锦涛同志建立贵州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写实
 
  公元一九八六年的五月,贵州毕节乌蒙山区一个偏僻的村庄。这一年的春光似乎特别地明亮,春色似乎特别地妩媚,满山遍野的杜鹃花争相怒放,染红了山峦,染红了天空,这是一个如诗如画的地方。山清水秀、平畴谷幽,山色秀丽、碧水如蓝。当地村民生活得自然、纯朴,过着一种单纯、闲散但却极度贫穷的生活。
这是一个平凡的日子,村民杨八郎(因生了八个儿子被当地人叫出的称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并不知道这一天将成为他一生中铭刻终身的一天。
  这天刚下地回来的杨八郎就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似乎是有人来了。这时只见村民组长匆匆进来急火火地说:“快,快,八郎,领导来了。”说着就有人弯腰钻进了他家草屋,其中一位领导亲切地握住他的手,问他家有几口人,几亩地,都种什么庄稼?平时粮食是否够吃,孩子上学没有等等。此时的八郎,他不知道来人是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只是机械地回答着问题。听着八郎的话,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那位领导面色凝重,心事重重,看着八郎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那位领导拿出随身携带的500元钱递给他,嘱咐他要相信党和政府,嘱咐他要勤劳致富。当时的八郎并没有意识到:从此,他和他的村子,乃至于整个毕节地区百万贫困农民的命运,将随之发生深刻的变革和翻天覆地的变化,由此也将揭开毕节历史的新篇章,成为毕节地区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深情眷眷系乌蒙、开发扶贫建生态
 
  贵州毕节地区,地处乌蒙高原,平均海拔1400米,属典型的高山地貌,山高水深,可耕种土地面积少,自然环境恶劣,其中有些地区曾被国际上一些学者称为人类生存的禁区。当地老百姓曾流传着:“天无三日睛,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民谣,这曾经是当地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也道出了当地气候、地理等自然环境的特点。曾几何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世世代代沿袭原始落后的生产方式,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维持着简单的繁衍生存。解放后,特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由东向西穿透乌蒙山区的云遮雾障,逐渐地吹到了还相当封闭、落后的乌蒙山区。人们想富、要富了。然而,在自然条件如此恶劣的边远山区,人们要想富起来又谈何容易。当地百姓在开发中饥不择食、慌不择路,建了许多的小煤矿、小铁厂、硫磺厂、小水电等。虽然有了一些微薄的收入,经济也有所发展,但由于人们观念、意识中没有生态,没有环境的概念,更谈不上什么保护,再加上采用简单、落后的生产方式开采矿产,造成了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当时,生态环境被破坏的现象在毕节地区各个县乡相当普遍,在与毕节相邻的赫章县的情况更是令人触目惊心。一些乡镇的土法炼锌遍地开花,烈焰熊熊,浓烟滚滚,留下的是一片满目疮痍的焦土。据统计,到1995年,整个毕节地区大约有100平方公里的土地因炼硫、炼锌而沦为不毛之地。谷物绝收,虫鸟不鸣,水源枯竭,生态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生态破坏给毕节地区带来的是双重甚至是多重性的灾难。由于境内山高坡徒,土地贫瘠,加上水灾、旱灾频发,农民群众连年开荒、造地,广撒薄收,造成了大量水土流失。有关部门曾经统计:过去,毕节地区年平均土地侵蚀量达9000万吨,相当于每年毁掉50万亩20厘米厚的活土层,丢失有机质208万吨,氮13.86万吨、磷4.86万吨、速效磷0.04万吨、速效钾0.89万吨。
  成千上万的贫困农民开荒种地,开矿找钱,而贫瘠的土地,脆弱的生态,又不堪重负,毕节地区陷入了一个:“贫穷 ----- 生态破坏 ------ 更加贫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一九八五年,胡锦涛同志调任贵州省委书记。为了深入了解贵州省的整体情况,胡锦涛同志多次深入基层,到了最贫困的县乡镇,到了最贫困的村民家,走遍了贵州省的山山水水。在贵州乌蒙山区泥泞的山路上,在赤水河畔苗族大娘家徒四壁的茅舍里,处处都能见到胡锦涛同志稳健的身影,听到胡锦涛同志语重心长的话语。在不断深入了解情况和亲身体验后,胡锦涛同志对贫困山区农民的无节制生育和生态的严重破坏忧心忡忡,尤其是被当地农民的贫困程度深深地震惊了,一种责任、一种压力沉甸甸地搁在了心头。
  曾经接待过胡锦涛同志考察的干部回忆起当年情况时深情地说:“农民贫穷和生态被破坏的问题一直是胡锦涛同志的一块心病。”当时正是乡镇企业发展较快的时候,胡锦涛同志考察了毕节县林口镇、燕子口镇的煤厂、铁厂、水电站和硫磺厂。热气腾腾,轰轰烈烈的炼铁、炼硫场面并没有让胡锦涛同志兴奋起来,反而引起了他深深地思索。在听取当地干部汇报时,胡锦涛同志插话说:发展经济也不能搞得草木不生、庄稼不长啊!要在科技上想点办法,既发展经济,又保护环境,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一定要讲可持续发展啊!
面对如此严峻的现实,面对山区百姓渴望、期待的眼光,胡锦涛同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如何才能使生活在这片贫瘠土地上的人民摆脱贫困,走上健康发展之路。
  出路何在,前景何在?
  在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站在历史和现实的交汇点上,通过对历史的总结和现实的分析以及对将来发展的科学规划,胡锦涛同志对毕节地区贫困问题进行了更深层面、更高层次的思考,第一次提出了“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可持续发展的思路。这是经过深入了解情况,经过深思熟虑后针对毕节贫困山区提出的一个高瞻远瞩的,具有前瞻性的发展思想。它包含了胡锦涛同志对后来国际性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提出所作出的具有先导性、前瞻性和科学性的思维(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第一次提出“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它从人的思想观念、传统意识;传统生产方式的制约;以及对地区资源的重新认识、定位、规划和科学开发等方面进行了整体考虑。这是一个实行综合治理、制标制本,坚持可持续发展的世纪性系统工程。
  为此,胡锦涛同志积极呼吁和倡导省内外有关部门、团体对毕节地区的情况进行考察调研,分析论证,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分别派出工作组深入毕节考察。促成了经贵州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建立毕节试验区的方案,并报请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在对建立试验区的目的、意义、前景等进行了反复考证后,于1988年6月正式批准成立了“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确立了试验区“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的三大主题。
  试验区经过短短两年的实践,就初见端倪,展现了可持续发展的强大生命力和美好前景。1990年国务院扶贫开发办在行文中指出:“毕节试验区,是具有国际意义的小实验、大方向,是贵州扶贫开发的一大创举,对我国贫困山区来说具有普遍意义。”
  毕节试验区的诞生,凝聚着胡锦涛同志及党中央和各民主党派、各界有识之士对毕节的关怀和支持,凝聚着毕节各族人民的长期奋斗和艰苦求索;它不仅是对岩溶贫困山区开发进程的历史性总结,更是对这类地区的长足发展具有指导意义的重大战略性举措,从其后的发展实践看,毕节试验区实质上是国家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试验场。它的建立,揭开了毕节发展的新篇章,推动了毕节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为西部广大贫困山区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提供了现实的借鉴。
 
三大主题指航向、战天斗地奔小康
 
  一九七九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叫作“经济特区”,从此,展开了中国社会发展起伏跌宕、波澜壮阔的宏图巨卷,实现了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质的飞跃。人们习惯了经济特区、高科技园区、高科技经济开发区等名词和概念,但生态建设试验区这个名词却鲜为人知。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凸现出来, 彻底解决中国西部的发展问题被历史地提上了国家、民族的议事日程。而这其中,中国贵州毕节贫困山区又是极具代表性的一个典型。试验区怎么建?能否走出一条贫困山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新路?
  作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个以扶贫、生态和人口为主题的毕节试验区历史地担起了这个任务。
  毕节地区700万人民遵循胡锦涛同志的嘱托,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为改变家乡、改变自己的命运擂响了建设试验区的进军鼓。同时在胡锦涛同志的亲自关怀下成立了由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组成的支援毕节试验区顾问专家组。
  十五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帮扶下,试验区广大人民群众,在试验区三大主题的引领下,解放思想,转变观念,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进行了艰苦的探索和实践,全区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毕节地区国内生产总值(按可比价计算),翻了1、88番;粮食产量翻了1、06番;财政收入增长了4、7倍,排名从全省九个地州(市)倒数第一上升为正数第三,从全省最末位上升到全省前三名;农民人均纯收入从184元增加到1393元,贫困人口从400万减少到60万左右 ,5个国家级贫困县相继越过温饱线;人口控制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人口自然增长率降低了10‰,森林覆盖率上升20%,生态恶化的局面得到有效遏制。全区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在实践中,毕节地区各族群众在省委、省政府和地委、行署领导下,转变思路,变救济扶贫为开发扶贫。一是运用政策手段,充分发挥多种经济成份的功能。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扩充经济总量,增加农民收入,转移农村劳动力;二是以资源为依托,实施“优势产业先行”的战术,培育烟草、畜牧、采冶等支柱产业,实现富民与富县的统一;三是着力改善农业基础条件,增强农业自我发展能力。变救济扶贫为开发扶贫,改“输血”为增强“造血”功能,从而走向可持续发展。
  同时,改革传统农业适用技术推广方式,推动科教兴农进程。试验区着力于积极探索农业技术推广普及的道路,大胆进行改革实践,变条块分割、各自为政为集中统一、系统综合集团承包、农林推广组织体系,运用集团承包的方式,实行行政领导、农技人员、农民群众相结合,责、权、利相结合,资金、物资、技术相结合,技术培训、试验示范、成果推广相结合的办法,推广农业实用技术。
  在此基础上,探索优化经济结构之路。根据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市场需求,采取积极的政策措施,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一是努力优化农村产业结构。在农业内部,坚持“决不放松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大力发展烤烟、油料等经济作物;在粮食生产中,实行“夏秋并重“,努力提高复种指数和扩大夏粮比例;在抓好种植业的同时,大力发展畜牧业、林业、渔业及庭院经济;在坚持夯实农业基础地位的同时,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努力提高非农产业的比重;在全区经济中,努力加强和巩固第一产业,发展和提高第二产业,积极发展第三产业。二是大力优化所有制结构,针对最具发展活力的非公有制经济地位和作用都很低微的突出矛盾,探索加快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路子,促进其发展,增强了地区经济活力。三是优化城乡经济布局,探索加快小城镇发展之路,引导乡镇企业集中连片发展,推进县城和农村小城镇建设,强化城镇的经济社会功能,带动全区经济社会发展。尤其是试验区从自己的实际出发,以市场为导向,以资源为依托,发挥比较优势,大力发展地方特色经济,培育发展支柱产业。全区的一、二、三产业结构比例已从1988年的52.28:21.88:25.30变为45.10:38.50:16.39。
  在生态建设方面,毕节地区把生态建设和经济开发有机地结合起来。把开发扶贫和改善环境结合起来,寓生态建设于经济开发之中,以经济开发支持生态建设,以生态建设促进经济开发,实现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试验中改变过去零星、分散、随意的方式,集中人力、物力,按区域统一规划,统一部署、划片实施,综合治理,取得了良好效果。试验区还积极探索营林组织创新的路子,鼓励广大农户和社会各界创办个体林场、联户林场 、股份合作林场,走国家、集体、个人共同参与生态建设的路子。
  在胡锦涛同志考察过的极贫村海雀村,十几年来,全村700多村民在村支书文朝荣的带领下,背着洋芋上山当午饭,砍掉不成材的次生林,在荒山秃岭上栽上了华山松,在房前屋后低凹处栽上了漆树。如今,满山遍野的华山松已是郁郁葱葱,一万多株漆树已开始割漆卖钱了。全村森林覆盖率由过去的4 ----- 5%,提高到现在的67%。绿化了100多个山头,1万多亩土地。现在的海雀村早已是鸟语花香、流水潺潺。海雀村也被评为“全国绿化千家村”,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在人口控制方面,面对严峻的人口形势,试验区提出了“人口控制治标与治本并举,在治标的同时,探索治本的有效途径,以建立人口与经济开发、环境保护相适应”的人口控制的试验思路。推行集团承包责任制,促进计划生育工作向制度化、科学化管理过渡。将土地承包与控制人口增长结合起来,将控制人口增长与农民养老结合起来,落实农民独生子女户和二女结扎户养老保险。仅2002年,全区就办理养老保险2044户,帮扶计生计生户38359户,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至12.42‰,计划生育率上升至65.5%。如今,经过各级党委、政府以及广大干部群众的努力,人口控制的新观念渐渐为越来越多的农民所接受,“多子多福、养儿防老”的思想和担忧,已渐渐从农民的脑子里淡出和消失。
 
与时俱进抓机遇   多业并举求发展
 
  试验区的三大主题作为一个战略目标,具有整体性、系统性、阶段性和层次性。十五年来,毕节人民发扬敢于探索、敢于实践,抢抓机遇、与时俱进的精神,把胡锦涛同志确立的“三大主题”战略思想,变成一个个阶段性的战役目标,一串串区域性的战术组合。在乌蒙之巅,在赤水之畔,奏响了一曲改天换地的时代颂歌,上演了一部战贫困、奔小康的人间正剧,创造了人类生存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
  2000年11月8日,这是毕节人民,也是广大西部人民值得记忆的日子。
  这一天,位于毕节地区黔西县和织金县交界地的洪家渡水电站正式开工。有幸的是,电站的开工典礼同时也是国家计委以此为主会场举行的中国“西电东送”的开工典礼。更有意义的是,在这里就此也拉开了中国西部大开发的序幕。在开工典礼上,宣读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朱容基同志的贺电:“西电东送工程的开工,标志着中国西部地区大开发拉开了序幕。”
  中国西部大开发的序幕在这里拉开,也启动了毕节地区快速发展的引擎。由此,毕节昂首步入了中国西部大开发的前台,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毕节地委、行署结合试验区工作的成功经验和已有的基础,审时度势,抢抓机遇,提出了建设能源大区、绿色大区、旅游大区、畜牧大区的目标。以此来承载、分解、贯彻、落实试验区的三大主题,使之更加目标化和具体化。
  毕节地区的煤炭资源与水能藏量得天独厚,预测2000米以浅煤炭储量759。7亿吨,是长江以南最大的优质无烟煤基地。水能资源主要分布在乌江上游的三贫河、六冲河,其理论蕴藏量221。9万千瓦,可开发量169万千瓦。这些独有的能源资源及地理位置优势,是建设大型坑口火力发电站和水电站,发展电力建设能源基地的理想之地。而西部大开发恰似“一夜春风”,西电东送犹如“千帆竞发,百舸争流”,千载终逢的历史机遇摆在了700万毕节人民的面前。毕节地区决策层变“大电等大煤”为“大煤保大电” 的观念,提出了毕节“能源大区”建设必须遵循经济规律,坚持配套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思路。为西电东送工程在理论和实践上奠定了基础,显示出了毕节人尊重客观规律,实事求是,勇于探索,不断进取的精神。
  2000年以来,能源大区建设热气腾腾。水电工程方面,洪家渡电站作为乌江干流水电梯级开发的龙头电站,预计投资49。27亿元,至2002年上半年,已累计完成投资15。3631亿元。2001年10月洪家渡大江截流成功,2004年3月,洪家渡将下闸蓄水,同年10月,首台机组发电,2005年全部建成并投入生产。
将与洪家渡电站同年建成的还有索风营电站。其装机容量为54万千瓦,预计总投资为31。25亿元。同期开工的还有位于织金县与安顺界处的引子渡电站,总投资为15。9342亿元,将于2004年建成投产。目前索风营电站和引子渡电站的工程建设正在顺利进行。
  火电建设早在1997年5 月,黔北电厂——金沙电厂一期工程便开工建设,总投资为48亿元。1999年9 月,黔北电厂三台机组投产发电并销往邻省。二期工程一号机组锅炉和汽能发电机组及附属机械设备安装均已完成50%,其它各项工程亦在顺利进行。
  作为贵州省“西电东送”第二批重点工程项目之一的纳雍4×30万千瓦的的火电一厂工程,于2000年10月1 日开工建设,预计总投资48亿元,现已完成投资13。9535亿元。首台机组已于今年三月初开始发电。同样位于纳雍的4×30万千瓦的火电二厂项目建议书已上报国家发改委,目前正抓紧有关方面的前期准备工作。另外,黔西和大方县4×30万千瓦的火电厂可研性报告已分别获得通过或已编制完成。前期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可望早日开工。毕节头步桥电厂改造工程、织金火电厂、威宁二塘电厂已列入建设规划。到2005年全毕节地区的装机容量将超过500万千瓦,2008年有望超过800——1000万千瓦的新装机容量,与之相对应将形成4000——5000多万吨的煤炭产量以及一定规模的煤化工产业。
  过去毕节人感叹“一江春水向东流,流的都是煤和油”,人们有的只是无奈和惋惜,而如今毕节人可以自豪地说:“山上山下,风展红旗如画,满园春色关不住,却又是换了人间”。
在四大区的建设中,毕节地委、行署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始终坚持两条原则。一是减少和抑制那些虽见效快,来钱快,但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小矿业;二是避免同样是见效快的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应该说,十五年来,保护生态,保护环境,走可持续发展的观念,已扎根毕节,深入人心,形成了一种超前、成熟的、具有后发优势的广泛共识。
  除了能源大区的建设,其它三大区的建设也全面展开并取得了骄人的成果。
  畜牧大区的建设,是基于毕节在这方面的生产历史悠久,草场、林场得天独厚而提出来的。改革开放以来,毕节地区就把畜牧业作为发展农村经济的一个重要产业来抓,取得了明显成效。全区畜牧业已经保持了18年的稳步增长,畜牧产品加工体系已初具规模,在全省占有重要位置。根椐规划,到2010年全区将实现生猪存栏380万头,出栏360万头;牛存栏160万头,出 栏25万头;羊存栏120万只,出栏60万只;肉类产量40万吨,畜牧产值20亿元。
绿色大区的建设,它不是一个的口号,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色彩概念,毕节人在实践中,赋予了绿色大区更丰富、更深刻、更广泛的内涵。包括三个层面的表现:一是绿色生态屏障,二是特色植物的开发、经营,三是达到国际认证标准的特色产品深加工业。
  作为试验区三大主题之一的“生态建设”,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毕节“绿色大区”建设的第一个落脚点。毕节人为根本改善自身生存环境只争朝夕,为东部发达地区构筑牢固屏障锲而不舍,他们以西部拓荒牛的精神探索出一条“显效快、不反弹、能致富”的生态建设道路。
  毕节地区以特色植物的种植、开发、经营为主导的农业结构调整,进一步拓展“绿色大区”建设的内涵,在这个层面上,中药材、经果林、特色山珍等经济作物的规模化种植和经营展现出强劲的“导富功能”。
再就是高标准建设和培育绿色食品深加工企业,以“产业链”整合“价值链”,优化农业结构,发展特色植物深加工企业,提升特色植物的附加值,促进农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化的进程,并最终形成“绿色大区”由表及里、由浅至深,良性循环的发展链条。
  沿着被胡锦涛同志称为“志气路” 的“贵毕”公路进入毕节境内,一个以加强水土保持,建立良好生态环境保障体系为目的的“贵毕路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大示范区”、“毕威公路”、“织、大、纳水土保持生态自我修复示范区”等水土保持精品示范区在乌蒙大地一一展现。连绵数百里的坡改梯工程、水保林工程、经果林工程、水利水系工程各展风采,尽显风流。其工程之宏大,涵盖之广阔算得上长江上游水土保持之最。北京水保专家看后不禁惊叹:“这是精品工程,是扶贫开发、生态建设这一主题在贫困山区的真实再现。”
  现如今,在毕节人的眼里,绿色就是生存,退耕、还林、还草,还自己一个美丽、富饶的家园;绿色就是开发,树高了,草旺了,烤烟、天麻、竹荪等特色植物基地建起来了,毕节人的钱包也鼓起来了;绿色就是开放,招商、引资,一座座绿色食品深加工工厂建起来了,康星油、竹荪酒、威宁火腿、赫之林核桃乳等一批批藏在深闺无人识的名优特产终于走出大山,走向世界。
  旅游大区的建设,更有其独特的魅力。毕节是一个典型的喀斯特地区,喀斯特地貌特征突出,境内沟壑纵横,山重水复,洞石林立,峰奇水秀,水洞相连。形成了其独有的、奇特的、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数具有国际旅游价值且备受专家高度评价的四件国宝——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世界喀斯特地貌博物馆的“织金洞”;面积最大的天然原生型杜鹃林带“百里杜鹃”;人鸟和谐相处的高原明珠“草海”;集古、野、神、曲、奇为一体的总溪河峡谷风光“九洞天”。其它还有世界喀斯特岩溶地区最大的水利工程形成的东风湖、洪家渡景区;有堪称贵州屋脊的韭菜坪石林景区;还有享誉海内外的水西文化、夜郎文化、黔西北民俗风情等特色旅游景点。
  经济的发展和对小康社会的追求激起了人们旅游的热情,西部开发的东风又给毕节旅游业的发展带来了新机遇。毕节新建了数十家宾馆饭店,其中二星级宾馆6家,一星级宾馆1家,70多个旅游景点,拥有一批国内旅行社和旅游车队,2002年接待海内外游客114。54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72亿元。2003年春节黄金周旅游实现开门红,接待旅游人数达12。06万人,旅游收入达745万元,同比增长573%,这一切都显示了毕节旅游业发展的美好前景。
  能源、畜牧、绿色、旅游四大区的建设,丰富了试验区的内容,深化了试验区的内涵,是试验区改革试验在实践中不断深化的结果,也是毕节人民在贯彻落实胡锦涛同志提出的三大主题的过程中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创造性思维,创造性工作的智慧结晶。
  三大主题的引领,四个大区的建设,展开了毕节旧貌换新颜的一幅色彩斑斓的历史画卷,十五年来,毕节人民在试验区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创造了一个改天换地的人间奇迹。
  巍巍乌蒙作证。昔日的高山深壑,如今已是高峡平湖;昔日的荒山野岭,如今已是厂房林立;昔日的荒山秃岭,如今已是郁郁葱葱;昔日的“穷山恶水”,如今却是游人如织。
  涛涛赤水传情。这片古老的土地,焕发了青春;这片神奇的土地,迎接着八方宾客。这是一片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充满希望的热土。这里展示着中国西部的未来和希望。